“桃源”—— 林芝

藏地

茫茫的荒原,绵延的雪山,它是拥有山川河海的神明。

它会淹没往事,扼杀恶灵,封存爱恋。

阴天,晴天,太阳,月亮,黑色,白色。神明常驻此地,有着能越过山林游动海浪的灵力。它是西藏。

关于藏地的形容词有很多,关于藏地的想象也有很多。藏地是 遥远,冰凉,不可触摸的。

而在藏地东南,有一个真正的世外 “桃源”——

林芝。

“春赏桃花,夏沐林海,秋观红叶,冬享阳光”

从远方赶来,遇到藏地的温柔,神明将 温柔与色彩带给林芝。

林芝,是从 粗粝、野性的世界中走出来的女子,不施粉黛却自然流露的温柔,有时让人觉得亲近,有时却觉得只可远观。

她让人看到了藏地的那抹“江南”。

桃红

春天的林芝是脸泛桃红的温柔小姑娘,怦然心动的瞬间。

有人说, 西藏的春天就是林芝。

因为3月份的藏地,仍然被冰雪封存着,山脊的白色与草原的枯草,满眼是荒芜的冷色调。

但林芝,却逐渐铺盖上了 意想不到的色彩。

第一朵桃花从冰雪的沉睡中 惊醒,迸发。像是从毛笔尖上滴落下来的 第一滴颜料,刚刚沾染上宣纸,便快速地铺染开来。

桃红被无序地晕染在某些角落,这一块儿,那一块儿。直到铺满了山坡,伸向河谷。

林芝的桃树, 让人觉得似在江南又不是江南。

无人修剪的枝干自由生长,失去了人为的干扰, 温柔中带着一股劲儿。

已有上百年的高龄,风霜雪雨过后,依旧蓬勃。

|嘎拉桃花村|

318国道沿线,一个不起眼的小村庄,每年的桃花节都在这儿举办。

十里桃花, 嘎拉桃花村是我们开启”桃源之旅“的第一站。

在远方的白雪之间,桃红已经开始出现。

藏族村寨隐于桃花丛中,桃花节启幕,藏族姑娘与妖娆桃花, 人面桃花相映红。

忘记自己游人的身份,行走在村寨间,也许你能看到无意中遇到的藏族人家门口便有着一棵桃树。

|波密桃花沟|

风花雪月, 波密桃花沟让每一朵花瓣都描上了浪漫色彩。

唐古拉山与喜马拉雅的交界处,波密受印度洋西南季风的影响,形成了典型的江南气候,让这儿的桃花开得更盛。

绵延几十里的桃花, 在峡谷峭壁,在河谷,在雪峰,芬芳从地面飘升,爬上山脊和云层,天也成了桃红。

绿

夏天的林芝是精力旺盛的少年,蓬勃生长的瞬间。

进入林芝,便是推开了云门。 藏地田园,云海草甸,群山绵延。这片林海值得用脚步丈量。

雪山环绕,内里包裹着葱郁的林海,稍稍淡色的草甸也泛出了一点绿色。

林芝是中国第三大林区,西藏 百分之六十的森林,都聚集在这儿。

炎炎夏日的避暑佳地必然就是林芝了,二十几度的温度与微风,邂逅彩虹,肆意撒欢。

|鲁朗林海|

夏天一定要去鲁朗林海,看扑面而来的绿。

“鲁朗林如海,乘桴不欲还。”

藏语中鲁朗意为 ”龙王谷“ ,龙王居住于此。 云杉、松树和灌木丛,由低到高从中间向两侧伸展,像是刮刀刮上去的绿色油画棒,层层叠叠。

它们浩浩汤汤,横无际涯。 从山谷中奔腾而来,又沿着看不尽的天边流泻而去。

找到合适的观景台,云雾在远处隐约涂上一点白色,有的淡薄,吹一吹大概就能散了;有的厚重堆积,让人想去拨开。

林间,片片草甸,淙淙溪流。还有错落有致的,农牧民村寨。

零零散散几只马儿低下头,悠闲地吃草,微风吹起它的鬓角。这儿的故事,还得自己想象。

秋天的林芝是沉稳的青年,等待爆发的瞬间。

调色盘再次混色,清晨的雨滴叩开窗户,赶走了夏天,一夕之间,秋天来了。

林芝的秋天是四季中 最斑斓的时候,它早早地开始了 由黄到红的变化,色卡上都装不下。

光从圣洁雪山的背后投射过来,黄色从山腰逐渐爬升,到了顶端沉积得越发红了。

|尼洋河|

尼洋河的秋天,有些扎眼,你以为照片是被过度美颜了,其实可能是原片。

沿岸, 柳树林披上了金色的风衣,团团簇簇地拥抱在一起,整齐划一的球形树冠像炸开的面包糠。

虽然九月下旬秋韵就已经到来,但十月上旬的尼洋河才是色彩的鼎盛时期。

这条被叫做 “神女的眼泪”的青绿色河流,弯弯绕绕,将 金黄、浅黄、鹅黄的树木草滩,切割开来。

发出声音的只有河面上水鸟振翅的声响,草滩上,牛羊马群的低哞。

|南迦巴瓦峰|

平日的南迦巴瓦,云雾终日缭绕,从来不肯展露真容。直到秋冬的到来。

喜马拉雅山挡住了从印度洋远道而来的暖湿气流,但却翻不过高大的南迦巴瓦峰。

于是,气流往下走,沉积在了山脚, 南坡生出了热带雨林,而山顶仍是白雪皑皑。

山峰与山脚,两种极致景观,从赤道到两极。

南迦巴瓦峰, 色季拉山能远观,大峡谷能近看。

318国道的路边,鲁朗至八一镇途中色季拉山垭口,是看第一眼南迦巴瓦峰的地方。

南迦巴瓦峰傲然挺立于周边群山,这时才感受到 远古神明的力量,他在天边,触手不可及,水中月镜中花,朦胧又无声的低吟。

巨大的海拔落差让雅鲁藏布江大峡谷自然成为了 世界上最深的峡谷,在峡谷安营扎寨,是伸手就能接触神圣的地方。

第一缕冲破黑暗的光点亮南迦巴瓦,从山体慢慢爬上峰顶,将整个峡谷都照成了金黄,黄到变红, 万物生灵从此刻开始燃烧。

灰蓝

冬天的林芝是慈祥的老者,沉睡等待重生的那个瞬间。

相比我们想象中藏地的冷冽,林芝的冬天 晴天比阴天多,大概是不忍心把凛冬的残酷带到这里, 他有更多的柔情。

树梢的初雪开始囤积,慢慢地,一层薄雪覆盖了土地和屋顶。山脚下树林的淡绿混着白色,调和成了灰。

冬日就是寂静的,整个世界只有光影绰约,把掉了叶子枝干的影子打到了雪地上。

冬日就是寂静的,整个世界只有斑驳脚印,深浅不一,猜测这是通往何方的故事。

但冬日不寒冷,因为有暖阳。

|巴松措|

去巴松措,便是看完了林芝的整个冬季了。

这里与藏北粗犷的冬形成了鲜明对比,巴松措四面环山,将雪域风光尽收入囊中。

巴松措只有灰白与澈蓝。南归的黑颈鹤在雪中停留觅食,圣水中混入了雪山的倒影。

雪山、湖泊、古村落,往事随云走,清澈又神秘。

温柔的“江南”与藏地的“野性”,成就了林芝。

人们去旅行之前,都会问,什么季节最好。

但若目的地是林芝

这个问题可以这么回答———

什么时候去,都好。


免责申明: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或图片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,不代表本网观点,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或图片侵权行业的连带责任。如因版权等问题与本网联络删除。